• <span id='vegdr'></span>
      <dl id='vegdr'></dl>

    1. <i id='vegdr'><div id='vegdr'><ins id='vegdr'></ins></div></i>
      <ins id='vegdr'></ins>

          <fieldset id='vegdr'></fieldset>

            <acronym id='vegdr'><em id='vegdr'></em><td id='vegdr'><div id='vegdr'></div></td></acronym><address id='vegdr'><big id='vegdr'><big id='vegdr'></big><legend id='vegdr'></legend></big></address>

            <i id='vegdr'></i>

          1. <tr id='vegdr'><strong id='vegdr'></strong><small id='vegdr'></small><button id='vegdr'></button><li id='vegdr'><noscript id='vegdr'><big id='vegdr'></big><dt id='vegdr'></dt></noscript></li></tr><ol id='vegdr'><table id='vegdr'><blockquote id='vegdr'><tbody id='vegd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egdr'></u><kbd id='vegdr'><kbd id='vegdr'></kbd></kbd>

            <code id='vegdr'><strong id='vegdr'></strong></code>

          2. 生理缺陷成就電子人:手臂長“耳朵” 頭長“天線”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b8yy私人影院_生理卫生课上的意外

            ­  最近,位於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創客中心Epicenter火瞭,因為他們免費給員工植入瞭人體芯片,植入芯片的員工揮一揮手就可以在辦公室開門、操作打印機,在自動售貨機上購買食品。媒體將這些植入芯片的員工稱為“芯片人。“芯片人”其實並不新鮮,早在Epicenter之前已在歐洲一些城市流行,實現的一般是身份識別和支付功能。而在人們想象中,“電子人”應該擁有超感官能力,“芯片人”揮手進門和支付似乎遜瞭點。真有接近我們想象的“電子人”存在嗎?

            ­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溫俊華 編譯

            ­  “電子人”的提出是為瞭解決未來人類在星際旅行中面臨的問題,由於人類脆弱的肌體無法承受動輒上百光年的高速旅行,學者提出可以向人類身體移植輔助的神經控制裝置,增強人類適應外部空間的生存能力。在現實實踐中,醫生和科學傢通過移植、修補技術,將人體和機器結合,增強人體適應環境的能力。

            ­  用註射器將一枚米粒大小的微芯片植入人的拇指和食指之間的皮膚下面,一個‘芯片人’就這樣誕生瞭。

            ­  芯片植入雖然目前還不是很普遍,但也已不算新鮮,早年被用於寵物與貨物追蹤,近年開始在新潮人群中流行。

            ­  但下面我們介紹的這些人似乎比單純植入人體芯片的人還要炫酷一些,出於生理缺陷或自願,他們在自己體內植入瞭機器部件,無形中使自己成為具有超感官能力的“電子人”。

            ­  機械臂助力成世界最快鼓手

            ­  27歲的詹森來自美國,由於不得已的身體缺陷,他也成瞭一名“電子人”,連接在他右臂上的是一隻機械手臂。

            ­  2012年,詹森在工作中遭遇傳感器爆炸事故,7次手術後,他失去瞭半截右手臂,這對於想成為鼓手的他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詹森沒有放棄自己的音樂夢想,他為自己設計瞭一隻方便靈活打鼓的機械手臂,佐治亞理工學院的韋恩伯格教授參照他的設計成功打造瞭這個機械假肢。

            ­  假肢利用“肌電描記術”的處理方式,在上臂植入傳感器控制假肢:詹森的上手臂自主運動時,假肢可在上手臂傳達出來的信號指引下運動;假肢還能同時控制兩根打鼓的木棒,一根木棒打鼓時,另一根木棒可以根據前一根木棒打出的音調自主配合打擊。因此,盡管詹森身體殘疾,但他現在是世界上打鼓最快的鼓手。

            ­  手臂“長耳朵” 讓世界聽我的

            ­  如果斯泰納把自己的左前臂伸出來給你看,可能會嚇你一跳:他的左前臂上“長”瞭一隻“耳朵”!作為行為表演藝術傢兼大學教授,澳大利亞人斯泰納做過不少嚇人的事,改造自己的身體就是其中之一。

            ­  為瞭讓自己的手臂“長”出耳朵,斯泰納花瞭10年時間,並且這個改造項目至今仍然在進展當中。

            ­  斯泰納先請一組醫療團隊在自己的手臂裡植入一個耳朵形狀的生物聚合物支架,接下來讓自身的血管和身體組織圍繞著這個耳朵生長。如今,從照片可見,斯泰納的“第三隻耳朵”已經非常成形,在手臂上微微突出。下一步,斯泰納的計劃是讓這個“耳朵”長出耳垂來。

            ­  斯泰納還希望在耳朵裡植入一個支持Wi-Fi鏈接的麥克風,讓人們收聽這隻“耳朵”所聽到的聲音。最後,這隻“耳朵”還可能具有 GPS 功能。雖然首期植入的麥克風已經因為感染被取出,但斯泰納並沒有放棄這個計劃。

            ­  “這‘第三隻耳朵’並不是為我自己準備的,我的目的是讓世界其他地區的人能夠一直聽到這隻耳朵所收聽到的聲音。他們將能夠聽到一場對話或是一場演出,無論我在哪裡,無論他們在哪裡……”斯泰納說。

            ­  頭上“長”天線“聽”色彩

            ­  尼爾或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電子人”,因為他是世界上第一個被官方承認的“電子人”。2004年,英國政府向尼爾頒發護照,護照照片上的尼爾頭上“長”著一條天線,天線的一端在他的頭頂伸出一個小型攝像頭,另一端植入他的後腦勺,這個護照意味著英國政府承認尼爾在腦袋上植入的感應天線為其身體的一部分。

            ­  尼爾今年35歲,這條天線已陪伴他13年,他因此被戲稱為真人版“天線寶寶”。在英國出生、西班牙加泰羅尼亞長大的尼爾天生完全色盲,隻能看到黑白兩色。尼爾從16歲開始學畫畫,但由於色盲缺陷,老師分配給他畫的部分一直隻有灰色系。

            ­  2002年,尼爾回到英國上大學,學習編曲,大二那年一個關於“控制論”的講座改變瞭他的人生軌跡。講座後,他找主講人講述自己看不到色彩的困境,於是後者幫他設計瞭一個“聽”色彩的裝置,裝置的一端是一個小攝像頭,可以拍下物體,把物體的色彩傳導給植入大腦的芯片,再根據各種色彩生成不同的聲調,用耳後的播放器播放出來,尼爾通過骨傳聲便可以聽到不同的色彩。

            ­  最初這個裝置隻是戴在尼爾的頭上,像個耳機一樣。後來,尼爾說服加泰羅尼亞的一位醫生,在他的後腦勺開瞭個洞,把色彩-聲音轉換裝置植入腦袋上,結果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一樣,尼爾看上去腦袋上“長”瞭一根天線。

            ­  植入“天線”之初,各種傳導到腦袋的聲音讓尼爾頭痛欲裂,但幾個月後大腦就習慣瞭這些聲音,頭痛隨之消失。一開始,尼爾必須要記住不同顏色所代表的聲調:紅色的聲調最低,介於F和升F音階之間;紫羅蘭的紫色聲調最高,介於C音階。到後來,各種色彩所代表的音調已經融入尼爾的身體,目前他能聽辨出360種色彩。

            ­  尼爾將自己這種把色彩轉換成聲音的能力應用到藝術創作上——欣賞一幅畫的時候,他可以聽到一組特別的音頻,因此可以把畫作轉變成一首歌曲,他曾為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創作過類似的“聲音畫像”。在熟練掌握把色彩轉換成聲音的能力後,尼爾開始反向創作,把聽到的聲音轉變成畫作。2012年,尼爾被邀請上TED公開課,講述自己如何聽到色彩,“達芬奇的畫聽起來真恐怖。”他說,可能是因為畫傢用瞭很多陰影和相似的顏色;2014年,尼爾在巴塞羅那的加泰羅尼亞音樂宮舉辦瞭世界上第一場色彩音樂會。

            ­  尼爾的大腦還被植入一個遠程傳感芯片,可接收朋友們通過網絡發來的圖片,並將其中的色彩轉化為聲音播放。這個遠程傳感芯片意味著他可以和植入同樣芯片的人直接用大腦意念交流。